【舊作】西行日記–耶穌與我之二

Posted on

     上戰場的時刻終於來臨,第二天晚上七點,我依約在B阿姨家門口出現…

     「Hi ~~~ David,好久不見了~姊姊搬下去LA之後,你就沒來過了」

     『喔~對啊~因為學校功課不少,而且我還沒習慣用英文上課,所以 ,這兩三個禮拜忙得昏天黑地的。』

     wale….以前來是不得已,二姐的面子要顧到,現在當然不必客 氣,能不來就不來,難道我還自投羅網啊?

     『對了!這是二姐要我幫她donate的penny。 』我拿起手中那一大桶起碼有兩千個銅板的罐子『就麻煩妳幫忙donate給教會囉~』

     「沒問題!來來來,我們先去吃飯~吃完飯再說~」

     就這樣,照例吃吃喝喝打屁哈拉一陣,愛說話的我,生平第一次覺得 吃飯比說話容易,甚至還希望吃個不停。可惜,千里搭長棚,還是有散的時候…

     終於,重頭戲上場了…

     「David,今天我們要討論的是第X章第Y節,你的聖經呢?」

     『喔~之前的聖經是我姊姊的,我沒買』開玩笑,我怎麼會去買聖經 ?

     「那沒關係!」 B阿姨順手從書架上抽出一本聖經「來,這邊還有一本聖經,先借你」

     咳…真不愧是狂熱份子,連聖經都有好幾本,看來我不能用「沒聖經 」的藉口落跑了,OK,重新擬定戰略,走一步算一步。

     終於…禱告的時間到了…但是,這不代表今天的苦難即將結束 ,反而代表真正的戰役即將開始…

     我面帶微笑的拒絕了一起禱告的邀請,等到禱告結束,果然 …車輪戰上場…

     「David,你覺得我們這樣的聚會給你什麼感覺? 」C阿姨先發話了,今天跟她只是第一次見面,要怎麼應對,得看情形了

     『很好啊~感覺很不錯』

     「那你有沒有想過加入我們?一起跟我們信主?」

     『我?目前沒有想過』

     「怎麼說呢?你不是很喜歡我們這樣的聚會嗎?」D先生插嘴道

     『喜歡聚會是一回事,要我信教又是一回事。坦白說,我的宗教觀是 :只要能導人向善的,都是好宗教。而我自己對於諸神,也有自己的看法,而且 ,我相信神是慈愛的,祂不會因為你不信祂而懲罰你,如果真的因為我不信神而遭到懲罰 ,那我寧可受罰也不要去信祂。』

     說真的,我很不吃這一套;什麼某某某的誰誰誰生病,醫生放棄之後 ,因為信神而得救;什麼某某某因為不信神,而導致妻子生病,全家虔誠信神之後 ,妻子不藥而癒。

     如果神真的會懲罰不信祂的人,那我確信,祂,不是神 ,因為神心中不會有著憤怒與報復的念頭。

     「那你的宗教觀是什麼?」這下好…換E先生發話了

     『我的宗教觀?基本上我認為眾神平等,甚至祂們可能只是一個「神 」,只是在地球上用不同的形象出現,祂們用不同的方式來幫助人類 ,也用不同的方式與人類溝通。而我自己對「神」這件事情的看法很簡單,八個字:存而不論 、敬而遠之』

     為什麼密宗佛教念「古梵文」就得被你們當成「邪教的話語」?而 「哈利路亞」卻不是?一樣是講古人說的話,卻遭到不同的待遇?為什麼其他宗教顯 神蹟,就得被你們說成「與惡魔談條件」,而耶穌卻可以堂而皇之顯神蹟?

     我對耶穌沒有意見,只是對下面這些信徒有意見,甚至,我覺得 ,是信徒曲解了耶穌的話語。

     「David,我也跟你一樣,以前也是這麼想的…. 」B阿姨終於跳下場。

     我耐著性子聽完她的歷史,然後微笑的對B阿姨說:

     『不過我現在真的沒有信教的打算,而我,應該也不會去信任何的宗 教…』說話的時候,我心裡面只想著「你們該放手了吧?」

     「那你覺得你喜樂嗎?」啊?C阿姨又跳下來啦?..wale. .我都還沒說完咧~

     『我覺得沒有人知道自己是不是「真正的」快樂,所以我沒法回答妳 的問題』我故意把話題拉到哲學上做反擊,並且強調「真正的」這幾個字 ,妳要是答的出來什麼叫做「真正的」快樂,那我也服了妳了…不過,我還是不會信教。

     「那你覺得我們呢?是不是平安?是不是喜樂?」這位陌生的C阿姨 沒跳到我的陷阱…好,要扯就來扯

     『我看到的你們,感覺很開心、很和氣、很熱情,但是 ,這只是我的感覺,是不是真的平安喜樂,那要你們自己才知道』

     真是廢話一堆,害我想到莊子與惠施「子非魚,安知魚之樂?」

     「那你不會很感動嗎?我們這麼多人花這麼多時間來說服你要你信教 ,難道你一點感動都沒有?」C阿姨的問題越來越…蠢了…我只能這麼說…很抱歉 …

     『四個字』我伸出手,比了個「四」,然後笑笑的說『人各有志』

     我頓了一下,看到他們的眼神似乎還不肯放棄

     『因為你們覺得值得,所以你們才會試圖說服我,這是你們的自由意 志,我不覺得我該感動。』

     空氣瞬間凝結住了,我知道我很狠,但是,為了自己好 ,為了不想繼續戴著面具虛與委蛇,我只能這麼做。

     我轉動著頭,看著每一個人,然後看看手錶

     『對不起,真的很晚了!我房東會生氣的』我一邊站起來一邊說 『而且我明天還要上課,所以我必須先離開,謝謝你們的招待』

     「對,現在也很晚了,我看我們就散會吧」B阿姨終於回過神來

     我步出B阿姨的家,伸了伸懶腰,轉頭說聲再見,然後駕車離開…

     『再見!「再」也不會相「見」了』我在心裡面說著

     到現在,沒有人再找過我上教會或者參加聚會,我很慶幸終於擺脫掉 這些應酬。沒辦法,要不是你們不尊重我的宗教自由以及我的選擇權 ,我真的不願意這樣撕破臉…

     後記:為什麼寫完之後,才感覺到我好像在寫「舌戰群儒」那一段? :p
           另,我對神真的沒有成見,只是對傳教方式有意見而已…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