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作】西行日記–九點的夕陽

Posted on

     九點的夕陽,在San Jose,讓我有點不習慣…

     當然,在這裡我說的是「晚上」九點的夕陽,而不是傍晚時分。

     對生活在台灣的我們來說,夏日天長,也不過長到晚上六點多,天就黑了。只不過 ,在San Jose的夏天,得要到晚上八點半以後,才能夠欣賞到夕陽。

     「David,我現在過去接你,趁現在天還沒黑,我約了個地方看 房子!」二姐在電話裡面匆忙的說著

     喔,我忘了說清楚,我是住在大姊家,大姊跟二姐並沒有住在一起。

     我看了看天色,才剛剛泛起一點夕陽的顏色而已,在台灣活慣了 ,很自然的認為現在不過下午五點多而已。

     五點多?那現在不是正好是下班時間?路上一定很擁擠 ,二姐要怎麼盡快趕過來?

     『喔~好~大概…』正打算問二姐大約幾點到這的時候 ,卻看到了時鐘…

     wale…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了…該下班的早下班了,那我還問幹嗎 ?這時候是沒有traffic的,二姐過來頂多只要30分鐘而已。

     『大概在哪裡?』沒辦法,話出如風,我只好改口了

     「等等我到再說好了!我現在在freeway上面,掰~」

     掛上電話,我信步踱到屋外看了看天空,太陽還很刺眼 ,溫度也還很高,怎麼看也不像晚上八點。

     點一根煙,眺望著所謂的Bay area(灣區),遠方隱隱約約的可以看見海灣。此時,天空終於開始出現幾朵彤雲,告訴我,太陽已經慢慢西斜 ,夜晚即將來臨。

     突然的想起淡水,那個我曾經住過八年的地方,也是我曾經想要定居 的地方,腦海中不斷的浮現出淡水街景、淡江校園,當然,還有淡水河口的夕陽 ,以及那群可愛的朋友們。

     不知道他們是否無恙?也不知道我回去的時候,淡水 ,又是怎麼樣的一番光景?會以什麼面貌,出現在我面前。

     每次想到淡水,總是有點傷感,我又掏了根煙吞雲吐霧起來…

     「有緣無緣大家來做伙,燒酒喝一杯,乎乾啦~」

     我不是個酒鬼,卻不自覺的想起這首歌,想起那段三五好友在濕寒的 淡水冬夜一起小酌幾杯,放言高論天下事抑或分擔彼此內心喜怒哀愁的大學歲月。

     當然,我也想起那段失戀之後,天天在淡水河口,舉杯邀夕陽的傷心 歲月…

     酒,還是跟知心好友一起喝的好;自己喝,沒味道…

     San Jose晚上九點的夕陽,是無法取代台灣傍晚五點的夕陽 ,對我而言…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