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作】西行日記–耶穌與我之二

Posted on

     上戰場的時刻終於來臨,第二天晚上七點,我依約在B阿姨家門口出現…

     「Hi ~~~ David,好久不見了~姊姊搬下去LA之後,你就沒來過了」

     『喔~對啊~因為學校功課不少,而且我還沒習慣用英文上課,所以 ,這兩三個禮拜忙得昏天黑地的。』

     wale….以前來是不得已,二姐的面子要顧到,現在當然不必客 氣,能不來就不來,難道我還自投羅網啊?

     『對了!這是二姐要我幫她donate的penny。 』我拿起手中那一大桶起碼有兩千個銅板的罐子『就麻煩妳幫忙donate給教會囉~』

     「沒問題!來來來,我們先去吃飯~吃完飯再說~」

     就這樣,照例吃吃喝喝打屁哈拉一陣,愛說話的我,生平第一次覺得 吃飯比說話容易,甚至還希望吃個不停。可惜,千里搭長棚,還是有散的時候…

     終於,重頭戲上場了…

     「David,今天我們要討論的是第X章第Y節,你的聖經呢?」

     『喔~之前的聖經是我姊姊的,我沒買』開玩笑,我怎麼會去買聖經 ?

     「那沒關係!」 B阿姨順手從書架上抽出一本聖經「來,這邊還有一本聖經,先借你」

     咳…真不愧是狂熱份子,連聖經都有好幾本,看來我不能用「沒聖經 」的藉口落跑了,OK,重新擬定戰略,走一步算一步。

     終於…禱告的時間到了…但是,這不代表今天的苦難即將結束 ,反而代表真正的戰役即將開始…

     我面帶微笑的拒絕了一起禱告的邀請,等到禱告結束,果然 …車輪戰上場…

     「David,你覺得我們這樣的聚會給你什麼感覺? 」C阿姨先發話了,今天跟她只是第一次見面,要怎麼應對,得看情形了

     『很好啊~感覺很不錯』

     「那你有沒有想過加入我們?一起跟我們信主?」

     『我?目前沒有想過』

     「怎麼說呢?你不是很喜歡我們這樣的聚會嗎?」D先生插嘴道

     『喜歡聚會是一回事,要我信教又是一回事。坦白說,我的宗教觀是 :只要能導人向善的,都是好宗教。而我自己對於諸神,也有自己的看法,而且 ,我相信神是慈愛的,祂不會因為你不信祂而懲罰你,如果真的因為我不信神而遭到懲罰 ,那我寧可受罰也不要去信祂。』

     說真的,我很不吃這一套;什麼某某某的誰誰誰生病,醫生放棄之後 ,因為信神而得救;什麼某某某因為不信神,而導致妻子生病,全家虔誠信神之後 ,妻子不藥而癒。

     如果神真的會懲罰不信祂的人,那我確信,祂,不是神 ,因為神心中不會有著憤怒與報復的念頭。

     「那你的宗教觀是什麼?」這下好…換E先生發話了

     『我的宗教觀?基本上我認為眾神平等,甚至祂們可能只是一個「神 」,只是在地球上用不同的形象出現,祂們用不同的方式來幫助人類 ,也用不同的方式與人類溝通。而我自己對「神」這件事情的看法很簡單,八個字:存而不論 、敬而遠之』

     為什麼密宗佛教念「古梵文」就得被你們當成「邪教的話語」?而 「哈利路亞」卻不是?一樣是講古人說的話,卻遭到不同的待遇?為什麼其他宗教顯 神蹟,就得被你們說成「與惡魔談條件」,而耶穌卻可以堂而皇之顯神蹟?

     我對耶穌沒有意見,只是對下面這些信徒有意見,甚至,我覺得 ,是信徒曲解了耶穌的話語。

     「David,我也跟你一樣,以前也是這麼想的…. 」B阿姨終於跳下場。

     我耐著性子聽完她的歷史,然後微笑的對B阿姨說:

     『不過我現在真的沒有信教的打算,而我,應該也不會去信任何的宗 教…』說話的時候,我心裡面只想著「你們該放手了吧?」

     「那你覺得你喜樂嗎?」啊?C阿姨又跳下來啦?..wale. .我都還沒說完咧~

     『我覺得沒有人知道自己是不是「真正的」快樂,所以我沒法回答妳 的問題』我故意把話題拉到哲學上做反擊,並且強調「真正的」這幾個字 ,妳要是答的出來什麼叫做「真正的」快樂,那我也服了妳了…不過,我還是不會信教。

     「那你覺得我們呢?是不是平安?是不是喜樂?」這位陌生的C阿姨 沒跳到我的陷阱…好,要扯就來扯

     『我看到的你們,感覺很開心、很和氣、很熱情,但是 ,這只是我的感覺,是不是真的平安喜樂,那要你們自己才知道』

     真是廢話一堆,害我想到莊子與惠施「子非魚,安知魚之樂?」

     「那你不會很感動嗎?我們這麼多人花這麼多時間來說服你要你信教 ,難道你一點感動都沒有?」C阿姨的問題越來越…蠢了…我只能這麼說…很抱歉 …

     『四個字』我伸出手,比了個「四」,然後笑笑的說『人各有志』

     我頓了一下,看到他們的眼神似乎還不肯放棄

     『因為你們覺得值得,所以你們才會試圖說服我,這是你們的自由意 志,我不覺得我該感動。』

     空氣瞬間凝結住了,我知道我很狠,但是,為了自己好 ,為了不想繼續戴著面具虛與委蛇,我只能這麼做。

     我轉動著頭,看著每一個人,然後看看手錶

     『對不起,真的很晚了!我房東會生氣的』我一邊站起來一邊說 『而且我明天還要上課,所以我必須先離開,謝謝你們的招待』

     「對,現在也很晚了,我看我們就散會吧」B阿姨終於回過神來

     我步出B阿姨的家,伸了伸懶腰,轉頭說聲再見,然後駕車離開…

     『再見!「再」也不會相「見」了』我在心裡面說著

     到現在,沒有人再找過我上教會或者參加聚會,我很慶幸終於擺脫掉 這些應酬。沒辦法,要不是你們不尊重我的宗教自由以及我的選擇權 ,我真的不願意這樣撕破臉…

     後記:為什麼寫完之後,才感覺到我好像在寫「舌戰群儒」那一段? :p
           另,我對神真的沒有成見,只是對傳教方式有意見而已…

廣告

【舊作】西行日記–耶穌與我之一

Posted on

 
     來美國之前,我萬萬沒想到,來這邊之後碰上的最大難題,居然會跟宗教有關…

     怎麼說呢?二姐是個虔誠(還是該說狂熱?)的基督教徒,所以 ,她帶我去的場合,多半以教會或者小組聚會為主…

     「hi~Joanne好久不見,這位是?」A先生問道

     「喔~這是我表弟,剛從台灣來唸書」

     「你好~歡迎來到美國~」A先生伸出他熱情的雙手 ,用力的握著我的手「有沒有英文名字?」

     『還沒有ㄟ~』

     「我一看到你就想到David這名字~以後我叫你David好了 」他很熱誠的說著「以後用這個名字如何?」

     「David?不錯啊~大衛王,你以後就用這名字好了~ 」二姐在一旁推波助瀾

     既然都已經這樣了,反正也無不可,我也就接受了這名字

     這些「兄弟姊妹」的熱情是很可怕的,尤其是二姐認識的這一群更是 可怕,簡直是一定要除惡務盡…啊…用這四個字,是因為他們把其他的宗教都視為 邪教,非得把其他宗教給滅了,然後「請」大家來加入他們的宗教不可…

     剛開始的我,當然是抱著認識朋友的心理去參加每一次的聚會、禮拜 。只不過,壓力越來越大…越來越可怕…

     「David,這本書給你,回去記得做作業喔~」

     ㄟ…做作業?我可不是來念基督教大學的…

     「David,記得下個星期一晚上再過來聚會,我們要討論教義。 」

     討論教義?不會吧~那本聖經還有作業我還晾在書架上沒動耶 ~怎麼討論啊?

     「David,你上星期沒有做功課,你看xxx都快把那本書看完 了,你要加油喔~」

     …………………

     我不是不喜歡基督教,事實上,我絕對不排斥任何宗教 -只要那個宗教基本上是導人為善的,我覺得都是好宗教;只是,他們說的話實在讓我不能接受 …

    「主啊~xxx即將要到西藏去做短宣,您知道的,那邊是邪教的聖 地,充滿了許多的邪靈,求主能夠賜與他寶劍以及盔甲,保護他不被邪靈所侵 ,也使他能夠順利的斬除那些邪靈,讓您的福音能夠在那片土地上傳播,拯救那些人民…」

     邪教?邪靈?坦白說,這些言詞與舉動我無法接受,不是對耶穌有意 見,是對這些信徒有意見。

     牛不喝水強按頭,只會讓牛淹死或者是自己被牛踢死。很抱歉 ,我正好是頭牛,我不想被淹死,當然更不想踢死人;所以我選擇掙脫。

     「David啊~好久沒有看到你了~最近還好嗎?」

     『喔…還好,只是學校忙了點』天啊~居然剛回到家就接到電話 :~

     「David,明天晚上我們這邊有聚會,要不要過來?」

     『聚會?』我楞了一下,正想找個藉口不去,卻看到二姐去LA之前 ,託我donate的「一大桶」penny『好啊~幾點?』

     「明天晚上七點,你還記得我們這邊怎麼走嗎?」B阿姨很擔心的問 著「還是我們過去帶你?」

     『我還記得~沒關係啦~我自己去。』開玩笑,你們來帶我 ,那可不是連我要提早落跑都沒機會?

     掛上電話,看著地上那一大桶Penny…一切就等明天,便知分曉 …

【舊作】西行日記–大不易之二

Posted on

 
     美國居,大不易,尤其在矽谷這地方…

     上次說到房價很高,想當然爾,這邊的消費指數也是高的離譜。

     『瞎米?!這麼一小盒豆腐皮賣3.99美金喔?』我看著上面的標籤發呆『豆腐皮過個 鹹水就這麼貴,早知道就過來賣豆腐皮算了』

     『哇靠!珍珠奶茶一杯兩塊半?簡直是搶錢嘛~』

     不要以為這邊買中國食物很難,所以價格才會這麼貴;事實上 ,這邊連美國食物都不便宜…

     一條土司兩塊多,麥當勞的X號餐也得四塊多,香菸更貴 ,一包紅萬寶路得要四塊左右…

     看著日漸消瘦的皮夾,實在不知道該怎麼生活下去…

     一天三餐,除去早餐不算,午餐加上晚餐,如果都在外面吃的話 ,省一點,一天大概得花十塊錢左右…

     更別提偶爾去中國餐館打牙祭或者招待朋友了,去一次 ,我大概得吃個三五天土司才能達到「財政平衡」

     沒辦法,雖然廚藝不精,在這種情況下,還是得洗手做羹湯 ;反正都是弄給自己吃,就別太計較了。

     還好,這邊的青菜水果魚肉等等都不算貴,唯一麻煩的是:冰箱太小 ,放不了什麼東西。

     冰箱太小?沒錯,誰叫我跟一對夫妻一起share房子 …上次只不過因為學妹來這裡住幾天,所以買了比較大瓶的柳橙汁放著,就被念了一次…

     「那個…David啊…我們冰箱實在不大,你看我們自己都買小瓶 的飲料放著,下次你就不要買這麼大瓶的了」

     人在矮簷下,不得不低頭,尤其房租契約裡面有一條明白的寫著:
    
   「房東有隨時終止契約的權力」

     咳…雖然買大瓶的比較便宜,為了不被趕出去,我看我只好乖乖的配 合了,不然,到時候還得另找房子,忍受更高的房租,那可就划不來了…

     在這邊最佳的生存方式是:自己煮三餐。每天虐待自己的眼耳鼻舌身 意…每天虐待這「六根」的後果,我想,我一定能很快的斬斷六根,成為真正的 「羅漢」腳…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舊作】西行日記–大不易之一

Posted on

 
     美國居,大不易。尤其是在矽谷這地方更是不容易。

     不容易在哪?不是水土不服,不是語言問題,不是文化差距,更不是種族歧視。比 起房價以及房屋市場的熱絡來說,上面的問題都是小case了。

     「Hello~ Do you have room for rent?」二表姊已經打了N通電話了

     「Oh? That's ok, thank you~」不用問也知道,租出去了…天啊~今天才在報紙上刊登,到了下午就租出去了?I can't believe it…

     「唉~你要是早兩年來就好了,我房子都賣掉了你才來~ 」二表姊把電話甩在沙發上

     到這邊已經兩個多禮拜了,我每天作的事情就是-看分類廣告找房子 。

     這邊的房價實在高的嚇人,跟其他人share house,通常房租都是550~800之間;如果是1 Bed room apartment,起碼得要1000以上,甚至2000…

     「我看喔~你戒煙算了」二表姊拿起報紙,上面的廣告幾乎都寫著N /S/P/D

     N/S/P/D?意思是:No Smoking, Pet, Drug。有的甚至還有C,Cooking。

     這邊的房子搶手到不可思議的地步。記得有一次去看一間house ,那個房間小到只有兩坪吧,我猜;租金不但要550,還一堆人搶著要…

     看著房東手上一大張紙,上面寫滿了密密麻麻的人名地址電話,我看 ,我被選上的機率已經幾乎等於零了…

     沒辦法,這幾年的電腦產業、網際網路科技,實在是發達的過了頭 ,不但造就了許多年輕的富翁,也創造了許多的就業機會。當所有人一窩蜂的衝向矽谷 淘金,這邊的房子自然供不應求,甚至價格哄抬的很離譜了。

     忘記說了,這邊的空屋率,幾乎等於「零」。這裡說的空屋率 ,包含了可以share房間出租的house…

     這邊的房價貴的離譜,讓我不由得想起之前住在淡水的種種好處 -一個月五千塊的套房,還包含水電費。這邊用同樣的價錢,恐怕連個廁所都租不到…

     「我先去練唱,大概一個小時之後回來接你」二表姊在某次去看房子 的路上對我說「你可以順便逛逛超市,買份報紙看看,說不定能找到房子」

     於是乎,我就被drop在一間中國超市前的停車場…

     『ㄟ?這是什麼?』我仔細的看了一下『哇~好便宜的房子~』

     2 Bedroom apartment要share一間bedroom ,居然只要475美金?天啊~這個價位還是我第一次看到,簡直可以說是空前超低價格~

     我興沖沖的撕下那張廣告紙(那是超市讓顧客貼的免費廣告) 。過了兩天,就此拍板定案,因為除了房租便宜之外,離學校也很近,走路只需要十分鐘 ,雖然週邊環境不怎麼樣(四鄰幾乎全是老墨),不過,看在錢的面子上,一切都好商量了 ,不是嗎?

     美國居,大不易…

     後記:三個星期之前,我在超市內的自助餐吃飯,正好聽到一段對話 ,可以拿來當註 腳…

     「Hi…xxx,這是yyy,他們夫妻倆從台灣來這邊工作 ,以後有機會大家多多親近」zzz太太興奮的介紹著

     我看了一眼yyy夫婦,乖乖…一家子兩大三小…喔,不 ,是兩大四小,還有一個在yyy太太肚子裡

     「Hi…yyy你們好,來多久啦?住在哪裡?」xxx太太問候著

     「我們來兩三個月了,現在…還住在旅館裡面」yyy先生有點窘迫 的說著

     嗯,住兩個月的旅館,還帶了四小…真是難為他們了…

【舊作】西行日記–抵達

Posted on

     「這裡就是美國?」吸了一口清冷的空氣,我看著四周的人群

,似乎還不能相信此 刻的我,已經抵達了舊金山機場

     拉著兩大兩小的行李,我走出了海關,看到了久未謀面的大表姊。

     很難說出此刻心理的感受,看著機場裡面來往的人群 ,耳朵裡面聽到的,卻是千篇 一律的「番語」。

     我是真的沒有想過出國唸書的,尤其對一個念中國歷史的人來說,出國?真的沒想過。

     沒想到,最後還是踏上了這條路,茫茫然的…

     茫然的跟著表姊在人群中穿梭、在車陣中穿梭,看著窗外的景物 ,我竟一點也無法 找不回92年初次來美國時的興奮…是已經不再新鮮 ?還是我一點也不想來美國住?

     我想,兩者都有吧…

     嘴裡有一搭沒一搭的跟大表姊說著話,腦袋裡面卻是不斷的想起當飛 機通過台灣上 方的那時候…

     我是從香港轉飛美國的。

     當飛機從台中上空進入台灣的時候,我死死的盯著導航螢幕不放。

     我想起曾經如何蹺班,只是為了去台中與女友相聚…短短的兩三個小 時…

     當飛機慢慢的掠過台中,進入台北的時候,我想起在台北的好友 :振宇、朱大哥、 欣怡、小可、小邱、先馳…好多好多…甚至在淡江側門賣滷味的滷味 王以及淡水阿給…

     我只想拿著降落傘,打開艙門,重新回到我的根…

     飛機終於從東北角飛離台灣了,我嘆了口氣,輕輕的抹去眼眶中即將 落下的淚水, 當作一切都沒有發生過…

     「有捨,才有得」,最難的是「捨」…

     在美國的第一夜,我睡的很沈。因為在飛機上,一點也沒有想睡的心 情…

     有的,只是難過與不捨…

     西元兩千年七月十九日夜,我,在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