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六月 2008

【舊作】西行日記–巫婆麵與罐頭湯

Posted on

     不知道大家想到巫婆的時候,腦海中第一個浮現的畫面是什麼?是騎著掃帚在天上飛還一邊發出格格笑聲?還是拿著長杓子在大鍋子裡面不斷攪和,口中還唸唸有詞,另一隻手還忙著翻書放材料?

     我想到的第一個畫面是後者。

     之前提到過,這邊的物價很高,天天吃外面對我而言是種奢侈 ,要省錢?唯一的方法就是自己煮。

     對一個單身漢來說,煮起來最方便的,就是麵了。只要一個鍋子一雙 筷子,一點額外的餐具都不需要,就可以享受一頓「美食」;更何況 ,煮麵非常自由,隨便丟什麼料下去都可以,只要妳覺得好吃甚至能吃就行。更別提煮麵還有湯可以 喝了,真可說是一舉數得。

     所以我天天煮麵。

     煮麵的時候,我喜歡加兩個蛋,然後弄成蛋花,這樣會讓麵看起來更 豐富好吃。當然,我說的是「看起來」,「吃起來」就不一定了。

     如果您也這樣煮過的話,應該知道加了蛋的湯頭,會變的很濃稠 。濃稠的湯頭在沸騰的時候,自然就像極了巫婆在提煉藥物的模樣。

     第一次想到「巫婆麵」這個名詞,是在某次煮麵的時候。

     我左手叉著腰,右手不停的在鍋子裡面攪拌著,當然 ,我的嘴巴裡面沒有喃喃的唸著咒語,畢竟我丟下去的材料不是蜥蜴尾巴、蟑螂鬚 、青蛙舌尖之類的玩意,只是一些很普通的青菜、肉類、魚貝類。

     看著鍋裡面不停翻騰著的湯汁,腦袋裡面突然想到了巫婆以及那口大 鍋子。我楞了一下,忍不住笑了出來。我順手拿起烏龍麵當作蚯蚓,就扔了下去。

     左手拿起旁邊放著的「雍正皇帝」,(等待沸騰時,用來打發時間的 書)右手放下筷子,拿起一罐黑胡椒往鍋子裡面撒,現在的我,只差一頂高高尖尖 的黑帽子,就可以扮演起巫婆來了。

     關上爐火,拿起鍋子滿意的走向房間,晚餐搞定了!雖然稱不上色香 味俱全,卻也算能入口,最起碼,能夠填飽肚子。

     這時候,腦海中想的卻是:下一次的食譜。或許,以後可以把這些食 譜收集起來,配上非常殘缺古樸的封面,標題寫上:Magic魔法大全。Hmm …賣的出去才怪…hahahaha … -.-

     最近這個月來,巫婆麵有了新的版本-罐頭湯+巫婆麵。

     在台灣好像沒有看過這樣的東西。老美有一種罐頭,裡面是煮好的湯 -濃淡都有,料也挺實在的,只要加些水、熱一熱,就可以端上桌了 ,算是懶人料理的極致…cccc….

     第一次注意到罐頭湯,是在SAVEWAY打折的時候。

     因為在這邊的日子有點無聊。所以,每次逛超市,我都是一排排的慢 慢走、慢慢看。

     就有那麼一次,罐頭湯正在打折-一次買四罐,只要六塊美金 (原價一罐都大約兩塊半左右)

     開玩笑,缺錢如我,當然二話不說的拿了四罐!

     既然圖省錢,為什麼只拿四罐?不一口氣拿他個八罐十罐的?

     因為打折的只有某種口味,沒喝過,怕喝不慣,所以「只 」拿了四罐回家當實驗品。

     用這種方法煮麵,不但省時省力,還兼省錢。料都放的滿滿的了 ,我當然只要放麵條下去就好啦~

     不過,很可惜的是,從那次之後,再也沒有看過罐頭湯打折… .也不能說都沒有,只是打折的不是Family Size的,就是我不喜歡的口味,實在是不想虐待自己的腸胃,
 只能作罷了…唉…

(附註:現在Costco有這玩意了,不過我還沒去買來玩看看…)

廣告

【舊作】西行日記–視覺動物

Posted on

     「男人,是視覺動物」-這是我很久以前在一本書上看到的句子。

     男人在哪一方面是屬於視覺動物?只要說出那本書名,我想不用多作解釋,大家一定明白。

     那本書叫做「Miss 阿性」。

     我不否認我也是視覺動物,但是,今天的主旨卻不是在情色 ,而是在景色。

     還記得來美國之初住在表姊家,每天唯一的娛樂,除了偷偷摸摸的在 吃飽飯後溜出去抽根煙,就是看電視。

     表姊夫常常出差不在家,理所當然的,留守在家的兩個女人 -我表姊以及佣人,看的電視節目就是連續劇了。

     來這邊才第一次「認真」的看「君子蘭花」,這畢竟是難得的娛樂 ,再怎麼難看,不看也可惜。

     劇情看不下去,那怎麼辦呢?

     我只好把注意力轉移到女主角、場景以及拍攝的過程上。

     「君子蘭花」最主要的取景點在哪?很不巧的,都在淡水 。舉凡男主角在大陸的住所、台灣的朋友去大陸所住的飯店、吃飯的「高級」餐廳 、漫步的花園,都幾乎在淡水。這些,還都是以前參與電視工作去過的幾處地方;甚至 ,都還在我過去住所的附近不遠。

     離開了表姊家,自己搬出來住,每天的娛樂多了一項-上網。

     有一次,為了要找資料,我連回淡江的網站;選擇「中文版」之後 ,第一個看到的畫面是–在操場上空拍觀音山的照片。

     當場,我的臉就沈了下來。第二個動作就是直接把視窗關掉 ,然後請在BBS上的朋友去幫我查資料。

     我是視覺動物。

     我承認。

     兩個月來,我沒看過TVBS賣給這邊電視台的「台灣衛星新聞」。

     我只看「電子報」。

     因為我是「視覺動物」。

     好家在,最近這兩個月播出的連續劇都是武俠片。什麼「笑傲江湖」 、「絕代雙驕」、「新方世玉」等等。取景都在大陸,起碼不會看到台灣的景色。

     「視覺動物」能夠暫免受到刺激,得以略略喘口氣。

     「回台灣啦~」電話裡面,在台灣的朋友不止一次這樣跟我說

     不是不想,只是不能。

     前兩天看了一個香港亞視製作的節目–「中國人的故事」 。內容都是中國人在海外的心路歷程以及奮鬥。

     喔,對不起,沒有台灣人。上面說的「中國人」,指的都是「香港人 」以及「大陸人」。

     那天的節目介紹的是在「百慕達的中國人」,從第一個到現在剛抵達 的。

     剛抵達的那一個,在他離開大陸到香港之後,家人才告訴他: 「你太太剛剛生了個女兒」

     他除了思念、落淚,還能作什麼?頂多打打電話吧。

     最後,他說了一段話,給我的感覺有點像「Sleepless in Seattle」裡面,聖誕夜,男主角跟電台主持人對話的片段。

     「我打算每天清晨起床,整天呼吸;過陣子….我就不必提醒自己起 床呼吸;再過一陣子,我就不會想起過去的甜蜜….」

     那個大陸人是這麼說的:「三個月吧!給我自己三個月 ,或許我就不再想家。我不能再想家,如果過了三個月,我還是一樣想家的話,我也只能騙自己 不想家、不想親人….」

     他說話的時候,竭力控制自己不讓淚水從紅透了的眼眶中流出。

     從他身上,我看到了屬於男人的骨氣,為了家庭、為了更美好的未來 ,只能選擇離鄉背井的討生活,只能把眼淚往自己肚子裡吞….

     「視覺動物」來美國已逾四月,仍舊難掩思鄉之情。多少個夜晚 ,一壺咖啡、一台電腦(現在已經不用紙筆寫作了)、一包香煙,就這樣度過 。寫的不但是生活,還包括了對台灣的思念。

【舊作】西行日記–九點的夕陽

Posted on

     九點的夕陽,在San Jose,讓我有點不習慣…

     當然,在這裡我說的是「晚上」九點的夕陽,而不是傍晚時分。

     對生活在台灣的我們來說,夏日天長,也不過長到晚上六點多,天就黑了。只不過 ,在San Jose的夏天,得要到晚上八點半以後,才能夠欣賞到夕陽。

     「David,我現在過去接你,趁現在天還沒黑,我約了個地方看 房子!」二姐在電話裡面匆忙的說著

     喔,我忘了說清楚,我是住在大姊家,大姊跟二姐並沒有住在一起。

     我看了看天色,才剛剛泛起一點夕陽的顏色而已,在台灣活慣了 ,很自然的認為現在不過下午五點多而已。

     五點多?那現在不是正好是下班時間?路上一定很擁擠 ,二姐要怎麼盡快趕過來?

     『喔~好~大概…』正打算問二姐大約幾點到這的時候 ,卻看到了時鐘…

     wale…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了…該下班的早下班了,那我還問幹嗎 ?這時候是沒有traffic的,二姐過來頂多只要30分鐘而已。

     『大概在哪裡?』沒辦法,話出如風,我只好改口了

     「等等我到再說好了!我現在在freeway上面,掰~」

     掛上電話,我信步踱到屋外看了看天空,太陽還很刺眼 ,溫度也還很高,怎麼看也不像晚上八點。

     點一根煙,眺望著所謂的Bay area(灣區),遠方隱隱約約的可以看見海灣。此時,天空終於開始出現幾朵彤雲,告訴我,太陽已經慢慢西斜 ,夜晚即將來臨。

     突然的想起淡水,那個我曾經住過八年的地方,也是我曾經想要定居 的地方,腦海中不斷的浮現出淡水街景、淡江校園,當然,還有淡水河口的夕陽 ,以及那群可愛的朋友們。

     不知道他們是否無恙?也不知道我回去的時候,淡水 ,又是怎麼樣的一番光景?會以什麼面貌,出現在我面前。

     每次想到淡水,總是有點傷感,我又掏了根煙吞雲吐霧起來…

     「有緣無緣大家來做伙,燒酒喝一杯,乎乾啦~」

     我不是個酒鬼,卻不自覺的想起這首歌,想起那段三五好友在濕寒的 淡水冬夜一起小酌幾杯,放言高論天下事抑或分擔彼此內心喜怒哀愁的大學歲月。

     當然,我也想起那段失戀之後,天天在淡水河口,舉杯邀夕陽的傷心 歲月…

     酒,還是跟知心好友一起喝的好;自己喝,沒味道…

     San Jose晚上九點的夕陽,是無法取代台灣傍晚五點的夕陽 ,對我而言…

【舊作】西行日記–耶穌與我之二

Posted on

     上戰場的時刻終於來臨,第二天晚上七點,我依約在B阿姨家門口出現…

     「Hi ~~~ David,好久不見了~姊姊搬下去LA之後,你就沒來過了」

     『喔~對啊~因為學校功課不少,而且我還沒習慣用英文上課,所以 ,這兩三個禮拜忙得昏天黑地的。』

     wale….以前來是不得已,二姐的面子要顧到,現在當然不必客 氣,能不來就不來,難道我還自投羅網啊?

     『對了!這是二姐要我幫她donate的penny。 』我拿起手中那一大桶起碼有兩千個銅板的罐子『就麻煩妳幫忙donate給教會囉~』

     「沒問題!來來來,我們先去吃飯~吃完飯再說~」

     就這樣,照例吃吃喝喝打屁哈拉一陣,愛說話的我,生平第一次覺得 吃飯比說話容易,甚至還希望吃個不停。可惜,千里搭長棚,還是有散的時候…

     終於,重頭戲上場了…

     「David,今天我們要討論的是第X章第Y節,你的聖經呢?」

     『喔~之前的聖經是我姊姊的,我沒買』開玩笑,我怎麼會去買聖經 ?

     「那沒關係!」 B阿姨順手從書架上抽出一本聖經「來,這邊還有一本聖經,先借你」

     咳…真不愧是狂熱份子,連聖經都有好幾本,看來我不能用「沒聖經 」的藉口落跑了,OK,重新擬定戰略,走一步算一步。

     終於…禱告的時間到了…但是,這不代表今天的苦難即將結束 ,反而代表真正的戰役即將開始…

     我面帶微笑的拒絕了一起禱告的邀請,等到禱告結束,果然 …車輪戰上場…

     「David,你覺得我們這樣的聚會給你什麼感覺? 」C阿姨先發話了,今天跟她只是第一次見面,要怎麼應對,得看情形了

     『很好啊~感覺很不錯』

     「那你有沒有想過加入我們?一起跟我們信主?」

     『我?目前沒有想過』

     「怎麼說呢?你不是很喜歡我們這樣的聚會嗎?」D先生插嘴道

     『喜歡聚會是一回事,要我信教又是一回事。坦白說,我的宗教觀是 :只要能導人向善的,都是好宗教。而我自己對於諸神,也有自己的看法,而且 ,我相信神是慈愛的,祂不會因為你不信祂而懲罰你,如果真的因為我不信神而遭到懲罰 ,那我寧可受罰也不要去信祂。』

     說真的,我很不吃這一套;什麼某某某的誰誰誰生病,醫生放棄之後 ,因為信神而得救;什麼某某某因為不信神,而導致妻子生病,全家虔誠信神之後 ,妻子不藥而癒。

     如果神真的會懲罰不信祂的人,那我確信,祂,不是神 ,因為神心中不會有著憤怒與報復的念頭。

     「那你的宗教觀是什麼?」這下好…換E先生發話了

     『我的宗教觀?基本上我認為眾神平等,甚至祂們可能只是一個「神 」,只是在地球上用不同的形象出現,祂們用不同的方式來幫助人類 ,也用不同的方式與人類溝通。而我自己對「神」這件事情的看法很簡單,八個字:存而不論 、敬而遠之』

     為什麼密宗佛教念「古梵文」就得被你們當成「邪教的話語」?而 「哈利路亞」卻不是?一樣是講古人說的話,卻遭到不同的待遇?為什麼其他宗教顯 神蹟,就得被你們說成「與惡魔談條件」,而耶穌卻可以堂而皇之顯神蹟?

     我對耶穌沒有意見,只是對下面這些信徒有意見,甚至,我覺得 ,是信徒曲解了耶穌的話語。

     「David,我也跟你一樣,以前也是這麼想的…. 」B阿姨終於跳下場。

     我耐著性子聽完她的歷史,然後微笑的對B阿姨說:

     『不過我現在真的沒有信教的打算,而我,應該也不會去信任何的宗 教…』說話的時候,我心裡面只想著「你們該放手了吧?」

     「那你覺得你喜樂嗎?」啊?C阿姨又跳下來啦?..wale. .我都還沒說完咧~

     『我覺得沒有人知道自己是不是「真正的」快樂,所以我沒法回答妳 的問題』我故意把話題拉到哲學上做反擊,並且強調「真正的」這幾個字 ,妳要是答的出來什麼叫做「真正的」快樂,那我也服了妳了…不過,我還是不會信教。

     「那你覺得我們呢?是不是平安?是不是喜樂?」這位陌生的C阿姨 沒跳到我的陷阱…好,要扯就來扯

     『我看到的你們,感覺很開心、很和氣、很熱情,但是 ,這只是我的感覺,是不是真的平安喜樂,那要你們自己才知道』

     真是廢話一堆,害我想到莊子與惠施「子非魚,安知魚之樂?」

     「那你不會很感動嗎?我們這麼多人花這麼多時間來說服你要你信教 ,難道你一點感動都沒有?」C阿姨的問題越來越…蠢了…我只能這麼說…很抱歉 …

     『四個字』我伸出手,比了個「四」,然後笑笑的說『人各有志』

     我頓了一下,看到他們的眼神似乎還不肯放棄

     『因為你們覺得值得,所以你們才會試圖說服我,這是你們的自由意 志,我不覺得我該感動。』

     空氣瞬間凝結住了,我知道我很狠,但是,為了自己好 ,為了不想繼續戴著面具虛與委蛇,我只能這麼做。

     我轉動著頭,看著每一個人,然後看看手錶

     『對不起,真的很晚了!我房東會生氣的』我一邊站起來一邊說 『而且我明天還要上課,所以我必須先離開,謝謝你們的招待』

     「對,現在也很晚了,我看我們就散會吧」B阿姨終於回過神來

     我步出B阿姨的家,伸了伸懶腰,轉頭說聲再見,然後駕車離開…

     『再見!「再」也不會相「見」了』我在心裡面說著

     到現在,沒有人再找過我上教會或者參加聚會,我很慶幸終於擺脫掉 這些應酬。沒辦法,要不是你們不尊重我的宗教自由以及我的選擇權 ,我真的不願意這樣撕破臉…

     後記:為什麼寫完之後,才感覺到我好像在寫「舌戰群儒」那一段? :p
           另,我對神真的沒有成見,只是對傳教方式有意見而已…

【舊作】西行日記–耶穌與我之一

Posted on

 
     來美國之前,我萬萬沒想到,來這邊之後碰上的最大難題,居然會跟宗教有關…

     怎麼說呢?二姐是個虔誠(還是該說狂熱?)的基督教徒,所以 ,她帶我去的場合,多半以教會或者小組聚會為主…

     「hi~Joanne好久不見,這位是?」A先生問道

     「喔~這是我表弟,剛從台灣來唸書」

     「你好~歡迎來到美國~」A先生伸出他熱情的雙手 ,用力的握著我的手「有沒有英文名字?」

     『還沒有ㄟ~』

     「我一看到你就想到David這名字~以後我叫你David好了 」他很熱誠的說著「以後用這個名字如何?」

     「David?不錯啊~大衛王,你以後就用這名字好了~ 」二姐在一旁推波助瀾

     既然都已經這樣了,反正也無不可,我也就接受了這名字

     這些「兄弟姊妹」的熱情是很可怕的,尤其是二姐認識的這一群更是 可怕,簡直是一定要除惡務盡…啊…用這四個字,是因為他們把其他的宗教都視為 邪教,非得把其他宗教給滅了,然後「請」大家來加入他們的宗教不可…

     剛開始的我,當然是抱著認識朋友的心理去參加每一次的聚會、禮拜 。只不過,壓力越來越大…越來越可怕…

     「David,這本書給你,回去記得做作業喔~」

     ㄟ…做作業?我可不是來念基督教大學的…

     「David,記得下個星期一晚上再過來聚會,我們要討論教義。 」

     討論教義?不會吧~那本聖經還有作業我還晾在書架上沒動耶 ~怎麼討論啊?

     「David,你上星期沒有做功課,你看xxx都快把那本書看完 了,你要加油喔~」

     …………………

     我不是不喜歡基督教,事實上,我絕對不排斥任何宗教 -只要那個宗教基本上是導人為善的,我覺得都是好宗教;只是,他們說的話實在讓我不能接受 …

    「主啊~xxx即將要到西藏去做短宣,您知道的,那邊是邪教的聖 地,充滿了許多的邪靈,求主能夠賜與他寶劍以及盔甲,保護他不被邪靈所侵 ,也使他能夠順利的斬除那些邪靈,讓您的福音能夠在那片土地上傳播,拯救那些人民…」

     邪教?邪靈?坦白說,這些言詞與舉動我無法接受,不是對耶穌有意 見,是對這些信徒有意見。

     牛不喝水強按頭,只會讓牛淹死或者是自己被牛踢死。很抱歉 ,我正好是頭牛,我不想被淹死,當然更不想踢死人;所以我選擇掙脫。

     「David啊~好久沒有看到你了~最近還好嗎?」

     『喔…還好,只是學校忙了點』天啊~居然剛回到家就接到電話 :~

     「David,明天晚上我們這邊有聚會,要不要過來?」

     『聚會?』我楞了一下,正想找個藉口不去,卻看到二姐去LA之前 ,託我donate的「一大桶」penny『好啊~幾點?』

     「明天晚上七點,你還記得我們這邊怎麼走嗎?」B阿姨很擔心的問 著「還是我們過去帶你?」

     『我還記得~沒關係啦~我自己去。』開玩笑,你們來帶我 ,那可不是連我要提早落跑都沒機會?

     掛上電話,看著地上那一大桶Penny…一切就等明天,便知分曉 …

【舊作】西行日記–大不易之二

Posted on

 
     美國居,大不易,尤其在矽谷這地方…

     上次說到房價很高,想當然爾,這邊的消費指數也是高的離譜。

     『瞎米?!這麼一小盒豆腐皮賣3.99美金喔?』我看著上面的標籤發呆『豆腐皮過個 鹹水就這麼貴,早知道就過來賣豆腐皮算了』

     『哇靠!珍珠奶茶一杯兩塊半?簡直是搶錢嘛~』

     不要以為這邊買中國食物很難,所以價格才會這麼貴;事實上 ,這邊連美國食物都不便宜…

     一條土司兩塊多,麥當勞的X號餐也得四塊多,香菸更貴 ,一包紅萬寶路得要四塊左右…

     看著日漸消瘦的皮夾,實在不知道該怎麼生活下去…

     一天三餐,除去早餐不算,午餐加上晚餐,如果都在外面吃的話 ,省一點,一天大概得花十塊錢左右…

     更別提偶爾去中國餐館打牙祭或者招待朋友了,去一次 ,我大概得吃個三五天土司才能達到「財政平衡」

     沒辦法,雖然廚藝不精,在這種情況下,還是得洗手做羹湯 ;反正都是弄給自己吃,就別太計較了。

     還好,這邊的青菜水果魚肉等等都不算貴,唯一麻煩的是:冰箱太小 ,放不了什麼東西。

     冰箱太小?沒錯,誰叫我跟一對夫妻一起share房子 …上次只不過因為學妹來這裡住幾天,所以買了比較大瓶的柳橙汁放著,就被念了一次…

     「那個…David啊…我們冰箱實在不大,你看我們自己都買小瓶 的飲料放著,下次你就不要買這麼大瓶的了」

     人在矮簷下,不得不低頭,尤其房租契約裡面有一條明白的寫著:
    
   「房東有隨時終止契約的權力」

     咳…雖然買大瓶的比較便宜,為了不被趕出去,我看我只好乖乖的配 合了,不然,到時候還得另找房子,忍受更高的房租,那可就划不來了…

     在這邊最佳的生存方式是:自己煮三餐。每天虐待自己的眼耳鼻舌身 意…每天虐待這「六根」的後果,我想,我一定能很快的斬斷六根,成為真正的 「羅漢」腳…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舊作】西行日記–大不易之一

Posted on

 
     美國居,大不易。尤其是在矽谷這地方更是不容易。

     不容易在哪?不是水土不服,不是語言問題,不是文化差距,更不是種族歧視。比 起房價以及房屋市場的熱絡來說,上面的問題都是小case了。

     「Hello~ Do you have room for rent?」二表姊已經打了N通電話了

     「Oh? That's ok, thank you~」不用問也知道,租出去了…天啊~今天才在報紙上刊登,到了下午就租出去了?I can't believe it…

     「唉~你要是早兩年來就好了,我房子都賣掉了你才來~ 」二表姊把電話甩在沙發上

     到這邊已經兩個多禮拜了,我每天作的事情就是-看分類廣告找房子 。

     這邊的房價實在高的嚇人,跟其他人share house,通常房租都是550~800之間;如果是1 Bed room apartment,起碼得要1000以上,甚至2000…

     「我看喔~你戒煙算了」二表姊拿起報紙,上面的廣告幾乎都寫著N /S/P/D

     N/S/P/D?意思是:No Smoking, Pet, Drug。有的甚至還有C,Cooking。

     這邊的房子搶手到不可思議的地步。記得有一次去看一間house ,那個房間小到只有兩坪吧,我猜;租金不但要550,還一堆人搶著要…

     看著房東手上一大張紙,上面寫滿了密密麻麻的人名地址電話,我看 ,我被選上的機率已經幾乎等於零了…

     沒辦法,這幾年的電腦產業、網際網路科技,實在是發達的過了頭 ,不但造就了許多年輕的富翁,也創造了許多的就業機會。當所有人一窩蜂的衝向矽谷 淘金,這邊的房子自然供不應求,甚至價格哄抬的很離譜了。

     忘記說了,這邊的空屋率,幾乎等於「零」。這裡說的空屋率 ,包含了可以share房間出租的house…

     這邊的房價貴的離譜,讓我不由得想起之前住在淡水的種種好處 -一個月五千塊的套房,還包含水電費。這邊用同樣的價錢,恐怕連個廁所都租不到…

     「我先去練唱,大概一個小時之後回來接你」二表姊在某次去看房子 的路上對我說「你可以順便逛逛超市,買份報紙看看,說不定能找到房子」

     於是乎,我就被drop在一間中國超市前的停車場…

     『ㄟ?這是什麼?』我仔細的看了一下『哇~好便宜的房子~』

     2 Bedroom apartment要share一間bedroom ,居然只要475美金?天啊~這個價位還是我第一次看到,簡直可以說是空前超低價格~

     我興沖沖的撕下那張廣告紙(那是超市讓顧客貼的免費廣告) 。過了兩天,就此拍板定案,因為除了房租便宜之外,離學校也很近,走路只需要十分鐘 ,雖然週邊環境不怎麼樣(四鄰幾乎全是老墨),不過,看在錢的面子上,一切都好商量了 ,不是嗎?

     美國居,大不易…

     後記:三個星期之前,我在超市內的自助餐吃飯,正好聽到一段對話 ,可以拿來當註 腳…

     「Hi…xxx,這是yyy,他們夫妻倆從台灣來這邊工作 ,以後有機會大家多多親近」zzz太太興奮的介紹著

     我看了一眼yyy夫婦,乖乖…一家子兩大三小…喔,不 ,是兩大四小,還有一個在yyy太太肚子裡

     「Hi…yyy你們好,來多久啦?住在哪裡?」xxx太太問候著

     「我們來兩三個月了,現在…還住在旅館裡面」yyy先生有點窘迫 的說著

     嗯,住兩個月的旅館,還帶了四小…真是難為他們了…